石家莊凌卓環保設備有限公司
陶氏水處理設備工程有限公司
工業“大遷移”暴露新問題:“集中治理”或成“集中排放”
http://www.bzlljk.live 2019-11-11 10:05:47 第一財經
填料網】訊

原本是“集中治理”,變成了“集中排放”。這是中國各類工業園目前面臨的一個普遍性的問題。而這種將工業企業向工業園匯聚的趨勢仍在持續,污染風險正在加大。

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這種現象已引起有關部門和專家學者的關注。上海行政學院經濟學教研部副教授李敦瑞在最新一期的《中國環境管理》上撰文表示,工業“大遷移”容易形成大量的廢氣排放集聚地,工業園區承接產業轉移時成為重污染天氣加劇的“發源地”,而城市化進程的加快以及與自然作用的疊加都加劇了問題的嚴重性。

此前多位專家表示,“工業企業的集中帶來污染源的集中,污染物的排放規模會隨著生產規模的擴張和生產效率的提高而大大增加。”“一些工業園區盲目擴張、粗放發展,環保監管薄弱,造成環境污染嚴重,環境風險隱患突出”。

而從更大的范圍來看,問題同樣存在。有專家表示,“霧霾污染的高聚集區分布在京津冀、長三角以及與這兩大經濟增長極相連接的中部地區,產業轉移是其重要原因,產業轉移加深了地區間經濟與污染的空間聯動性。”

李敦瑞等專家研究發現,近些年我國工業生產發生的“大遷移”對經濟社會已經產生巨大影響,它所帶來的工業污染擴散,勢必促使重污染天氣加劇。

內蒙古包頭市鋼鐵工業園區。攝影/章軻

研究發現,近年來我國工業生產的空間布局已經發生了較大的變化,基本上呈現出經濟發達地區工業銷售產值比重下降,經濟欠發達地區工業銷售產值比重上升的態勢。

其中,東部沿海地區的工業銷售產值下降最為明顯;北部沿海地區的工業銷售產值雖然下降幅度不大,但是它所包含的京津地區的工業銷售產值比重近年來持續下降;而南部沿海地區的工業銷售產值盡管近幾年比重有所回升,但相較于十年前也有明顯的下降幅度。

在其他五個區域中,黃河中游、長江中游、西南地區的工業銷售產值比重都有明顯的上升,尤其是長江中游的工業銷售產值在10年間上升了6個百分點以上,安徽、江西、湖南、四川、河南均成為承接工業轉移的大省;東北地區和西北地區的工業銷售產值比重雖有所下降,但是新疆、甘肅、吉林等地近幾年也都大量地承接了來自發達地區的工業轉移。

八大經濟區域工業銷售產值占全國比重。資料來源:中國環境管理

2006-2015年工業源廢氣排放占比。資料來源:中國環境管理

環境部門的監測數據顯示,近十幾年來,工業源廢氣占比有所下降,但比重仍然居于高位。這使得許多地區的工業都是空氣污染物的重要源頭。“遍及全國的‘工業大遷移’使PM2.5等顆粒物的工業源也遍及全國大部分地區。”李敦瑞說,當廢氣排放累積到一定程度,并與其他污染來源相疊加,超過了大氣原有的自凈和平衡能力時,在適宜的氣象因素的作用下,各個地區的大氣污染相連成片,大范圍、持續時間久的重污染天氣便會反復形成。

他分析說,一方面是產業轉移推動形成廢氣排放集聚地。尤其是重污染產業轉移到其他區域以后,一旦形成集聚,“示范效應”便會顯現,這會使產業承接地吸引更多的重污染產業,在產業集聚得到強化的同時,污染集聚也更加嚴重。

另一方面,工業園區在承接產業轉移的過程中成為加劇重污染天氣的重要源頭。而產業轉移加快城市化,也導致大面積重污染天氣。欠發達地區環境監管相對寬松,在自然因素與人為因素相疊加的情況下,重污染天氣問題的嚴重性陡然增大。

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第一輪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發現,工業園區的污染問題在各地均不同程度地存在。2018年6月19日,第一財經記者隨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寧夏靈武工業園區就看到,這里聚集了大量的汽車拆解企業,多個汽車拆解場全然不顧環境保護和生產安全,嚴重污染當地大氣、水和土壤環境,個別企業甚至通過掩埋被污染的地塊等手段,應付環保督察。

2018年6月19日,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在寧夏靈武市一家汽車拆解場檢查。攝影/章軻

“從管理層面上看,工業園區是一個非常有效的方式,是環境管理的進步。”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王凱軍此前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比如污水集中處理,可以降低污水處理成本。園區內可以實現循環經濟的理念,提高資源能源利用效率。

“集中處理的技術和能力都不是萬能的,由于責任不清,導致對預處理缺乏有效的監督管理,實際上帶來的是污染集中排放、環境集中污染。”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說。

有統計數據顯示,目前全國各類工業園區有2萬多家。今年10月,生態環境部、商務部、科技部聯合發文,開展國家生態工業示范園區驗收,對核查中發現的問題,督促整改。

《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9-2020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也明確要求,今年12月底前,各城市完成重點工業園區等環境空氣質量監測站點建設。2020年1月起,各省(市)對重點工業園區等環境空氣質量進行排名。對重點攻堅任務落實不力,或者環境空氣質量改善不到位且改善幅度排名靠后的,實施量化問責。

李敦瑞認為,當前,應完善跨區域協同治理,構建產業轉移生態補償機制。加強欠發達地區和農村、城市郊區的環保基礎設施建設,改進工業園區的環境管理模式。

“一個可行的思路是,不再單純以企業污染物達標排放和污染物總量控制為目標,而是以行政、經濟、技術、法規等多種管理方式的運用為基礎,構建工業園區環境管理綜合體系,將工業生態化發展原則納入園區開發建設的決策主流,落實各項工業生態化政策,實現由末端管控轉向全過程、全方位監控。”李敦瑞說。

文章關鍵字:
版權與免責聲明
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填料網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的原創內容,但請嚴格注明"來源:填料網";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福建31选7最新开奖结果今天